首页 > 成人用品 > 读研时我偷偷成了一名情趣用品体验师

读研时我偷偷成了一名情趣用品体验师

  很少跟别人说起我的正业,倒不是觉得羞耻,只是怕被连连追问:你们行业是不是很乱啊?是不是你“胃口”比较大?再配上你懂我也懂的暧昧神情。

  我出生在一个军家,我的爸爸妈妈、爷爷、姥姥都是部队出身,整个家庭氛围简直严肃过了头。我第一次来月经的时候,我妈把卫生巾摔进厕所,说:别大呼小叫的,让你爸听见不害臊啊。

  都快高中毕业了,我还一碰男孩子手就脸红,至于拥抱接吻,更是想都不敢想,满脑子都是我妈的:“年纪轻轻,不害臊啊。”

  那天,宿舍小姐妹叫我们一起看东西,她满脸按耐不住的窃喜,说是从自家男朋友电脑拷贝过来的。打开一个 “好好学习”文件夹,里面各种视频都有正儿八经的名字,高等数学、线性代数……我们兴奋得跟抽彩蛋似的,选一个“思修”点开。

  当然,视频内容自然是日本成人影片。还别说,片子里穿着日式JK的女演员的确长得漂亮。我们四个女生边仔细观赏,边装模装样地抱怨几句:“哎呀,羞死了,快关掉啦。”

  话是这么说,但始终没人转开视线,也没人伸手点退出,反而一个个都把眼睛睁得大大的。我看着电脑屏幕里的大尺度画面,自然而然起了生理反应。

  自从有了那次“共犯”的体验,我们宿舍的夜谈话题更加百无禁忌。当时有女生已有性经验,便会大大方方地分享感受,比如,男生会在接吻时不自觉手伸向胸和,电视剧里的“落红”在自己身上并未发生,初次会疼痛,但磨合之后会变好,可以感受到彼此身体的契合等等。

  食色,性也。没有谁能一个女孩对于身体的好奇,我鼓起勇气淘了个影片里同款道具。跳蛋,桃红色,可以通过手机端控制震动频率。

  万事可攻略。在下单前,我仔细咨询店家,型号差异有什么不同。店家根据我的情况推荐最小型号。我还是十分犹豫,再三确认包装会不会露馅,收快递时会不会被看出来。毕竟,学校的集体快递点,整个学部的学生们都来来往往,我也怕被人发现。

  经过店家再三,客服耐心科普,我终于付款买单。等快递的那几天,我既焦急又兴奋,仿佛在等待网恋奔现,收包裹时,又跟耗子出洞似的,生怕熟人撞见,或是有人目光能透过包装盒看到里面那玩意儿。还好,快递外观确如店家所说,绝对私密。

  小小的椭圆形,不足半个手掌心,表面硅胶很软,用手指戳戳,里面硬硬的,应该是电机。我蹑手蹑脚地下床,拿冷水冲洗干净,然后再爬,整个人缩在被子里。打开开关,酥麻的滋滋声就像面包在烤箱里发出的酥脆声音。我生怕被人听见,赶快关掉,又拆开附送的润滑剂涂抹在,将跳蛋一点点置入体内,打开手机控制端,一个激灵,直冲脑门的刺激。身体加心灵得到满足,有什么东西碎了又被灌满。它被我吞入体内那刻,我觉得自己变成了真正的女人,我做出性的选择。

  过了四天,卖家忽然私敲我,说,可以免费提供各种道具给我,只要我愿意继续认真写评价,而且每篇合格评价有三百块报酬。

  毕竟也算是份工作,我决定在上岗之前做足准备功课。当时我正好在读王小波的书,知道他的妻子李银河是性学研究学者,就开始读李银河的《亚洲虐恋性文化》。

  与大多数人一样,在读此书之前,我无解某些圈子,甚至把它们视为性,但李银河在《是一个奇迹》一文中说,一个合理的社会,应当是其中每个都受到最小压抑的社会(完全没有压抑是不可能的),是其中每一个人都最大限度地获得快乐和实现的社会。

  过了一周,我按照个人喜好在淘宝店里挑选了另外几种道具:两根蜡烛、一个香蕉形状的自慰棒和一对前方坠粉色铃铛的乳夹。一回生二回熟,我开始大胆在没人的宿舍里仔细体验其中乐趣,写下评价发给卖家,卖家也按承诺发出工资。

  她告诉我,因为我第一篇写得坦诚,很少有人可以热烈纯粹去享受情趣用品。她也想在商品介绍里写客户的真实感受,而不是千篇一律的冷冰冰介绍。她在国外留学时,看到老太太们手牵手逛情趣用品商店,她们可以与闺蜜明朗地谈“性”福之事,而中国人还处于性羞耻阶段。“人生中快乐的事不多,这个算易得的一个,”她说,“我只想大家能更坦诚地获得快乐。”

  出于好奇,研一暑假时,我提出想做网店的客服人员,了解消费情趣玩具的群体画像。店主说,客服这个工作可没那么简单哦,你可得想好。我信誓旦旦没问题。

  客服工作时间是早上八点半到晚上十点,可以用手机回复,但回复客户问题必须在三分钟之内。店主会提前部分问题地设置自动回复,减轻客服负担。

  在客户下单前,大部分人会对商品性能进行询问,所以客服需要先熟悉店铺内每一件商品的性能和适宜人群,在了解客户的需求情况后,做出合理推荐。

  工作中,我发现购买情趣用品的大多数是男性,他们会选择中高档价格的产品。而女性往往比男性仔细,男性习惯直接下单,女性则会询问一些基本问题,比如道具真的防水吗,声音会不会很大,还有用了会不会影响跟伴侣之间的性生活质量,等等。

  也有女客人会主动说起为何要买情趣用品。大多人是“白纸”,跟最初的我一样什么都不懂,只想要安全地体验生理快乐。也有“老手”,聊到自己已经生了二胎,想通过情趣道具给生活加点调味料。

  那天晚上十点,我马上就要下班了,后台又响起来。是个女人,名字一看就知道。她咨询的问题比较奇怪,至少在我印象中很少有客户这么问。

  之后的聊天中我了解到,她是一位46岁的女性,十年前丈夫因车祸去世,同时遇难的还有他们唯一的儿子。那场车祸中,只有她独自活了下来。之后,她没有再婚,一个人过着日子,生活慢慢往前挪。但生理需求被压抑太久,她的情绪越来越差,甚至去看过心理医生,却由于性羞耻没有跟医生实话实说。这次逛淘宝,她偶然看见了店里的商品,就鼓起勇气问一问。

  从她身上,我才切实感受到中国人对于“性”的闭口不谈。我读书的时候,没有人教过我们避孕知识,连初中上生理课也要遮掩把男生都赶出去,仿佛一个人成年之前最好没有性经验。但到了学业毕业之后,家长就会催结婚生子,好像我们的性只是为生殖服务的道具。结婚之后,哪怕是一位46岁的成熟女性,依旧对性抱着羞耻。

  那天晚上,我详细跟那位女士介绍了我亲身体验过的几个玩具,并根据她的情况做出推荐。她后来发来的评价让我心头一暖。

  “谢谢客服小的推荐,它很适合我。在那一切发生后我第一次感到如此快乐。作为年纪稍长的女人,有些话对身边人难以启齿,有些需要被压抑被,我一作理所当然。现今年轻人可以如此大胆追求,是我那个年代难以想象的。祝你们愈来愈好。”

  来自客户的鼓励,让我感受到对这份职业的自豪。从那以后,我更加上心,为各种商品制定了相应的硬表格和软评测。硬评测包括产品的便携性、质地、尺寸、震动频率、刺激度、防水性等指标。而软评测则是产品包装是否给人愉悦感、颜色是否刺激眼球、适合人群使用场景、是否适合伴侣一起使用等等。

  然而,尽管我这份工作干得风生水起,家里人偶然发现我藏在衣柜里的情趣用品时,仍然炸开了锅。“不害臊”“不要脸”之类的词一个个砸向我,我妈甚至气得流泪,她无解自己的乖乖女怎么会做这种事。我想,这就如同我无解为什么我是女生就不能得到爷爷奶奶的宠爱一样。它们都是时代为我们烙下的印迹。

  研究生毕业后,我找了个考研机构老师的工作,主要是为了给家里人有个交代。我假意答应辞职,回归“正常”。从此,白天我是鸡血满满的老师,一到晚上,我的正职才登场。

  确实,我们下一代面临的境况应该更加乐观。其实我们父母那一代已经有部分的父母,我确实见过。

  某个周末上午,我参加了一个关于性文化的展示会。本以为参会的只有穿着潮牌,化着精致妆容的同龄弄潮儿,到了会场才发现,竟然也有穿着家常便服同未成年的孩子一起来的。

  我跟着一个母亲往前走,她穿着休闲风格的浅色搭配,牵着与她差不多身高的女儿。小姑娘指着一个玻璃长台,问:“妈妈,为什么有那么多款式,还有带刺刺的,而且还有型号,不是均码吗?”

  妈妈没有生气,倒是被逗笑了,说:“男生的尺码跟女生的一样分大小哦,你现在如果戴小学时的会不会感觉紧呢?”

  我站在她们身后,看着少女大大方方的好奇,母亲明明白白的回答,想起东东那句话:“我们下一代就没有人会追着打啦”。我在博物馆里拍的展品(作者提供)

  所幸,越来越多人不再“谈性色变”。根据某电商大数据,中国成人用品销量不断提升,至2020年,行业市场规模将突破80亿美元。虽然目前主要购买力还是男性,占总消费群体的69%,成交额达72%,但随着女性意识和性观念逐步,数据一定会有所改变。

  我发现,来我们店里咨询的女孩子年纪趋于年轻化,她们敢于说出自己的性需求,也乐于为自己的幸福买单,甚至还有小姑娘会要求把产品包装成礼盒,说是她送给男友的情人节礼物。

  顾客们还会向我咨询五花八门的问题:“我没有和人发生关系,喜欢自慰,那我还算吗?”“恋人需求太强烈,我不高兴,可不可以直接提?”“我丈夫说,不喜欢,是我的问题还是他的问题?”“女儿被性侵,我报不报警?报警后,女儿未来怎么办?”“撞见孩子自慰,我该提醒吗?”

  我一边继续完善着商品的使用报告,同时也会像东东当初一样,对每个客户提出反馈使用体验的请求。有些人会直接不理,有些人会骂,有些人一口答应后却再无音讯。

  可是,还有些人会跟当初的我一样,仔仔细细记录下自己的使用感受。他们探索着自己的身体,坦诚面对和快乐。我认真收集他们的感受,整理成数据和文章,再供之后的客户参考。

下一篇:PAPAKEY品牌正式进入情趣用品行业
上一篇:2018年日本药品必买清单20种去日本必买的药品有哪些?

热买推荐 HOT

    猜你喜欢